以下文章来源于王耳朵先生 ,作者我是王耳朵

李子柒的上一条微博,停留在7月14日。

停更,已长达一个半月。

再出现,却是她发布在另一社交平台的两条坏消息

8月29日深夜,李子柒发了张表情包,配文:

“半夜被恶心到了,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么?”
01.jpg

有人不明所以地询问,得到的回答,更是耐人寻味。

但很快,李子柒又删掉了这条回复。
20210910_091905_001.jpg

第二天,即8月30日一早,李子柒再发一则动态。

内容,令人惊愕:报警。
20210910_091905_002.jpg

“被恶心”以及报警的事由,李子柒并未解释。

但从之前种种事件按图索骥,可见端倪。

01

就在报警的4天前,李子柒助理发过一条警示大家的微博。

称近期有很多人冒以李子柒的名义,四处发诈骗短信。
20210910_091905_003.jpg

短信的内容,看上去是有人对李子柒的粉丝群体做了精准的信息获取。
一上来,直呼对方本名。

之后是“上红心”“加好友”“每个钟xx元”的邀请。

20210910_091905_004.jpg
20210910_091905_005.jpg

诈骗的对象,不在少数。

03.jpg
02.jpg

不过,这早已是几天前的事。

李子柒助理也说了,当时她们已经向公安备过案。

其实困扰李子柒的,一直还有另外一件事:被骚扰。

04.jpg

其实从2016年走红开始,骚扰就从没停止过。

据「新榜」采访,2018年初,有两个开着外省牌照车的人,不知以何种渠道摸到了李子柒的家。

他们暗暗操控着无人机,盘旋上空偷拍。

甚至几次,飞到了李子柒的头顶

当时闹到了警察局,但那两人坚持说自己只是来旅游,因为李子柒家房子好看才拍。

警察问不出什么,只好撤下设备,放他们回去。

在那之后,李子柒年迈的奶奶因惊扰生了许久的病,很多天吃不下东西。

她想搬家,又苦于奶奶舍不得住了几十年的老屋,只能忍下委屈。

但那些人没有放过她。

那年春节,李子柒的家又三番几次被人骚扰。

安窃听器、监视器,多达20多枚

大过年的,她不得已带着奶奶逃也似的搬离了家。

20210910_091905_006.jpg

李子柒算是个内心很强大的姑娘。

这些年,她爆红,成“顶流”,却始终以“半隐居”的方式躲避人潮。

她被黑被骂被质疑,被人人拿着放大镜揪小辫子,却坚持在作品上精耕细作。

哪怕被不怀好意的目光和言语逼至墙角,也嬉笑着从不较真发火,咽下一切。

但这一次,李子柒似乎退无可退。

与报警一起公布的,是她即将停更的消息

20210910_091905_007.jpg

“埋头做内容,忽略了很多现实问题。”

不管这“现实问题”是被骚扰,还是被冒用名义诈骗,或是被资本倾轧。

李子柒的报警和停更,都在向我们释放一个信号:

流量如同深渊,可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你

02

最早,这个故事发生在沈巍身上。

他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,“流浪大师”。

20210910_091905_008.jpg

走红的那些日子,沈巍身边围满了不知从何处赶来的网红和主播。

里三层外三层,摆出夸张的造型。

20210910_091905_009.jpg

每天都有人来上海找他认亲。

有人叫嚷着要拜师学艺,甚至有人喊他“爸爸”。

05.jpg

有人胸口挂着牌子,写着“我要嫁给你”。

稳赚了一波眼球的同时,不忘加上自己的账号ID。

20210910_091905_010.jpg

紧随其后,被推入流量漩涡的,是程运付。

他也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,“拉面哥”。

20210910_091905_011.jpg

走红后,那个曾经闭塞的小村,涌进了难以计数的人群。

有人从新疆坐32个小时火车赶来,有人从1600公里外自驾而来。

千里迢迢,不是来吃面,而是来吃拉面哥

06.jpg

有人翻上他家围墙,拍到后半夜。

有人向拉面哥示爱,有人“卖身葬父”,有人开着直播要给拉面哥转钱,表达“感恩”。

640.gif

还有几个月前,郑州街头96岁的张奶奶。

一把年纪,摆了30年菜馍摊,自食其力。

20210910_091905_014.jpg

但被拍下后,好奇的、凑热闹的、蹭热度的人们蜂拥而至,把奶奶的摊位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个个举起手机、相机,架起直播设备,对准奶奶的脸,肆无忌惮地拍摄。

15.gif

一边录着视频,一边还要不停问着老人同样的问题:

“多大年纪了?”

“摆摊多久了?”

“怎么这么大岁数还出来干活?”

伸出去的话筒,恨不得塞到老人嘴里。

16.jpg

我们都瞧不起这些蹭热度的跳梁小丑。

骂他们打扰这些平凡人的生活,瓜分“名人”的流量以牟利。

但也从来没反思过,其实把制造闹剧的机会拱手送给他们的,可能正是我们自己

梁文道写过一句话:

“我们喜欢看真人秀,喜欢围观他人的微博、微信、朋友圈,我们好像在尝试用各种方式去观看他人的生活。

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特色——是一种「集体偷窥」。”

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里呻吟着无聊。

上班、读书、家务、孩子......人永远认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。

随之而来的,围观、猎奇,充斥在互联网的每个角落

这就是为什么,一对直播沈巍的兄弟,一天不到,就可以收到上万打赏。

一个自称是“师娘”的女人,在沈巍身边坐了两天,就薅到了数十万粉丝。

20210910_091905_016.jpg

一个蹲守拉面哥直播了7天的主播,说自己7天粉丝涨了3、4千。

讽刺的是,拉面哥一碗拉面卖3块,利润是5、6毛。

而最初拍火拉面哥的博主,一晚上直播收益有4、5千块钱,相当于拉面哥卖出8000多碗拉面。

17.jpg

我们一边瞧不起这些吸血虫般的附骨之蛆

一边又用自己的围观,帮他们赚得盆满钵满

03

电影《鬼子来了》里有一个不起眼的细节。

姜文饰演的马大三,即将被砍头。

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,作壁上观,其中两个说书人兴高采烈地商议:

“这故事多好啊。”
“回去咱写个拿人的段子。”

20210910_091905_017.jpg

“拿人”是什么意思?

够传奇,够曲折,够煽动情绪,够让人涕泗横流,奔走相告

这就是分食流量者的心态:

流量如潮涌,涨潮之时围观者纷拥而上,退潮之后,无人在意落水的“主角”是否安好。

沈巍火了,也没了自由。

路边24小时都有人蹲守,就算睡觉,脑门上也顶着四面八方的闪光灯。

他干脆也学着直播挣钱,可申请的账号,没过几天却被封了。

原来,“流浪大师”本人,被冒牌货举报顶替了。

18.jpg

他开始有了黑粉,一言一行,被人戳着脊梁骨指责。

母亲节他说自己不会去看老母亲,被网友骂不孝顺。

说自己会一大早过去,又被网友斥责为借着节日炒作自己。

有人见不得他不再“流浪”,要求他退换早前打赏给他的钱。

不到一年,他的头发白了一半。

他再也睡不着了。

20210910_091905_018.jpg

去年5月,沈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,宣布退网。

他说,就让自己的消失成为一个标本,让世人认清互联网的乱象。

20210910_091905_019.jpg

但乱象仍在继续

“拉面哥”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被人诱骗签下一个网红公司。

出镜直播,但是没收到任何的打赏,钱全都进了公司的口袋。

20210910_091905_020.jpg

他的院墙被人推倒,家人、邻居都被吓得不敢出门。

他再也不敢摆摊,躲在家里,崩溃表示,自己只想做个普通人。

这个30多岁、面容沧桑的男人,掩面痛哭。

20210910_091905_021.jpg
20210910_091905_022.jpg

96岁的张奶奶,本就是半夜出摊。

但那些打着买菜馍旗号来围拍的人,让她不仅要一边连轴干活,还要一边尽力回答问题。

曾经在很多镜头面前侃侃而谈的奶奶变得沉默。

可人群并不在意。

他们开着直播,从各个角度,将奶奶的疲态玩笑似的录下

20210910_091905_023.jpg

奶奶忍不住,拍了一下小铲子,让大家别拍了。

但没有人停下。

20210910_091905_024.jpg

一周后,奶奶不堪其扰,默默休摊了。

那个曾让她自食其力、坚守了30年的活计,终于被迫放弃

名人是没有权利拒绝的。

在我们乐此不疲地围观、议论,“打卡网红”们围追堵截地拍摄、直播后。

有人满足了好奇心,有人塞满了钱袋子。

人人心满意足,四散离去,只留下当事人,望着自己分崩离析的生活,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,茫然失措

04

更大的遗憾在于,一场场类似的流量狂欢后,所有人都忘了我们最初关注到这些走红之人的原因。

我们喜欢李子柒,是因为她视频中一道菜、一支笔、一件衣服背后呈现的传统文化。

是朴素的农家生活中,流淌出的诗意。

是一个姑娘肩扛手提,一点点铺就的美好。

20210910_091905_025.jpg

我们赞叹沈巍,是因为他冬天睡桥洞,夏天睡草坪,却总会洗净双手,全神贯注地读书。

是因为他吃着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一日三餐,却可以通读《左传》《战国策》。

对《尚书》做出“上古之书,人心之书,帝王之书,充满争议之书”的点评。

20210910_091905_026.jpg

我们钦佩程运付,是因为3元一大碗拉面,15年没涨过价的朴实。

是因为那句“等老百姓都有钱了,我再涨”中最单纯的善意。

20210910_091905_027.jpg

我们感动于张奶奶,是她虽高龄却不想靠孩子,肯吃苦、肯钻研的劲儿。

她活得从容,自己养活自己,乐在其中,活得有价值。

还有她平实的话语中透露出的人生智慧。

20210910_091905_028.jpg

可学习一个人的优点很难,关注ta的八卦却很容易

谁也无法保证类似的悲剧不会再发生。

但愿下一次流量的潮涌到来时,我们除了谴责那些蹭热度的寄生虫,也能记得提醒自己:

欣赏李子柒的诗意,而不是围观李子柒的生活

敬畏沈巍的虔诚,而不是打扰沈巍的人生

学习程运付和张奶奶的朴实与善良,而不是嘲弄他们的人生节奏

我想,这也是所有偶像与标杆,存在的意义:

成为他们,而不是围观他们,更不是围观那些围观他们的人。